麻豆传媒映画出品国产

程耀阳听出了沈安安的语气不善,暗自揣测。

“好,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匆匆下楼。

打开安保处的门,第一眼便看到沈安安站在那里,脸色犹如暴风骤雨洗礼过一般。

“安安,到底生了什么事?”

程耀阳奔了过去,仿佛眼睛里不曾有别人的存在。

事情,好似复杂了。

刚刚两个问询的安保人员,也一时搞不清楚为什么突然顾婉柔这么害怕,而作为她朋友的沈安安突然情绪失控。

沈安安双手抱在胸前,似是在给自己颤抖的身体取暖。

看到程耀阳走近,疏离的后退了几步。

“安安,你怎么了?”

沈安安慢慢抬眸,眼底写满了控诉。

日系短发萝莉超萌复古写真

轻抬手,点了一下键盘,刚刚的音频再一次呈现。

我今天要去行政总部面试,你开心吗?

是吗?那很好!

我本来不抱希望的,我怕你……没想到你不但不怪我,还帮我了,我真的很感动!

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有一天能够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

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

……

一字一句,犹如一颗颗定时炸弹连番爆炸开来。

顾婉柔蹲在那里,上手环抱着膝盖,无助又压抑,却不敢抬头去看程耀阳的眼睛。

沈安安眸色猩红,盯着程耀阳,“你别说这声音不是你!”

话是肯定句,不容程耀阳去狡辩。

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如果这音频里的人是程耀阳和顾婉柔,那么这豪门三角恋的事情一下子便爆开了。

不止如此,还有程耀阳利用职权帮助顾婉柔进入行政总部的事情也一下子坐实。

谁也不会预料到,一个小小的纠纷,竟然引出“大事”。

一直在安保处没有走的冯主任意识到了势态的严重性。

清了清嗓子言道,“现在有内部事要处理,无关的人都先出去吧!”

所谓无关的人,这房间里恐怕就只有一个杜欣桐了。

这时,沈安安冷言道,“不必了!我才是这里无关的人!”

深深的看了程耀阳一眼,转身就走。

程耀阳一把将沈安安拉住,“安安,你就不给我机会解释吗?”

沈安安慢慢抬眸,眼底尽是不屑。

“好啊,我让你解释,别说我冤枉你!”

程耀阳郑重且肯定的言道,“音频里的人不是我!”

沈安安嗤笑,“不是你?呵,程耀阳,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睁眼说瞎话而面不改色的人!”

同样,程耀阳也在审视着她。

他不是傻子,尤其刚刚临来时,还已经给安保处打了电话,大概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以及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

好在,一切还在掌控。

“只字片语,你就认定是我?”

程耀阳也显出了异乎寻常的淡定,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慌乱。

沈安安暗中思忖着,她还是低估了程耀阳的定力。

不过,她本来也没把这一次当做一下打垮程耀阳的方式。

她就是想看到,程耀阳一步步被耍,一步步被逼疯的过程。

她上辈子“享受”过的,这辈子她要加倍给这对狗男女。

沈安安不经意瞥了一眼蹲在那里始终没有抬头的顾婉柔,想必此刻她的内心无比煎熬。

她应该很希望程耀阳能够站出来承认,并能保护她不受委屈吧?

呵,程耀阳又怎么会是那样的男人?

沈安安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把一个想相信又不敢太相信的未婚妻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

“……真的,真不是你?”

程耀阳无奈的叹息一声,“安安,怎么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做伤害你的事?”

沈安安刚刚冷然的脸色,稍稍放缓了几分。

“可是那声音明明就是你啊!”

“这个世界上声音相似的人太多了,你就这么把我定了罪,我就真的太冤了!”程耀阳上前一步,拉起沈安安的手。

沈安安佯装还在赌气,巧妙地将手抽开,表情倒也不似刚刚那般气怒。

摇着头,有些迷惑。

“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音频里的声音太像你了,而那个女人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真的害怕!”

程耀阳抬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嘴角噙着淡笑,欣慰言道,“我懂,我应该高兴才对,你是因为爱我,才这样反应激烈!”

沈安安有一种作呕的感觉,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她走到顾婉柔的跟前,“婉柔,音频里的男人到底是谁?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请你告诉我!”

她就是要逼顾婉柔。

就是想看她痛苦挣扎,却连一块浮木都抓不住的无助样子。

顾婉柔终于抬起头来,已经泪流满面。

她明白了,程耀阳不会承认,更不会帮她的。

“不是我,我不知道!”

“不是你?你的声音那么特别,任谁一听都能听得出来,今天行政总部面试的人就你一个,还有别人吗?婉柔,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只要告诉我,那不是程耀阳,其他人我不管!”沈安安失望的质问。

顾婉柔忽然站起来,“沈安安,我说了那不是我,你为什么非要逼我承认?”

沈安安心中暗笑,好啊,恼羞成怒了。

“我们是朋友啊,我只想确认一下,难道这都不行吗?”沈安安继续痛心疾的问。

顾婉柔眸色骤冷,含着眼泪也掩盖不住此刻眼底的愤恨。

声音尖锐,“沈安安,你真的要这样陷害我?”

这话是质问沈安安,也是想向程耀阳解释。

她是被陷害的!

沈安安疑惑的蹙眉,失望透顶,“我陷害你?那声音明摆着,不信就报警调查,通过声音比对,一目了然!”

一听这话,程耀阳维持淡定的脸色沉了沉。

“安安,不要和无谓的人浪费时间!”转头又言道,“冯主任,利用关系弄虚作假想混入行政总部,该怎么处理?”

冯主任言道,“永不录用!”

程耀阳点头,“那冯主任就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就好!”

“是!”

一锤定音,顾婉柔脸色骇然。

并非因为被行政总部的永不录用,而是程耀阳如此狠心决绝的态度让她心寒。

再一次,程耀阳再一次站在了沈安安那边,不给她留一丝丝转圜的余地。她顾婉柔到底算什么?

Tags :